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今年清明節,媽媽不讓我參加掃墓。一則,她希望我一心一意地考證;二則,前年掃墓回來後,我的胡言亂語,令她不勝其煩,她說:那裡陰氣重,你還是能不去就不去。印象中,我不喜歡掃墓的時候,年年都被她像拖行李一般地拖著;當我漸漸地喜歡了墓地的清寥之氣,她又不讓我去了。 前年清明節,小雨淅瀝,肅穆的氣氛自然而然地瀰漫在天地之間,彷彿各家各戶的幽靈,真的在那一天開啟墓門,端莊而立,接受人間的禮拜。 提著鞭炮紙錢,我們深一腳淺一腳地行走在蜿蜒的山間小徑上,夾在親戚隊伍中間,我悶不作聲,想著:他們已經死了,我還活著,所以他們是我的先祖;但有一天我也會死,我死了之後,他們還是不是我的先祖呢——假如有輪迴,我死了之後,他們重生,清明節的時候,他們在墓外,我在墓裡,那時,誰又是誰的先祖呢? 只要死亡的問題懸而未決,活人與死人的所謂倫常就只是迷信——我寧可迷信自己:人間的種種荒誕,就讓它喧囂在人間吧;寧靜的陰間,才是真正永恆的家園——何必懼怕人間呢?我只是短暫地在這裡流浪,我終會回家的,一定會回家的……就像小時候,家裡來了客人,我要他們帶我出去玩,離開家門的時候,我從來不害怕,因為天晚了,他們一定會送我回家……回到永恆溫馨的家。 往常祭掃,都是向先祖提要求:什麼陞官發財,什麼學習進步;但那次,我一言不發地莊重地作揖,燒紙錢。我長久地凝視著厚重的墓碑,祝禱著:“相顧無言,造化弄人,我們終能再會!” 臨走的時候,鞭炮隆隆,灰煙瀰漫,澄黃的火焰跳躍在黑的墓碑前,彷彿一盞金色的酒杯,盛滿金色的葡萄酒;彷彿我們正以山丘為席,枯草為碟,開著離別的盛宴。傷感中,我拿起手機,冒眾人之大不韙拍了三張照片——我不想離別,我想定格這筵席,定格這清寂與莊嚴。我無法逃脫濁浪滔滔的世俗洪流,但功利與浮華絕不是人生的全部;我相信,真正永恆的,是靜謐,是墓碑,是死亡! 一路上,我如人所願地遭到了報復,分別是:上車的時候夾了手;下車的時候撞了頭;吃飯的時候潑了一身牛奶。這三件厄運一連串發生,親戚們連連感歎祖先有靈,紛紛作出詭秘的神情,半提醒半嚇唬地要我趕快把照片刪了。我想:縱使要報復,他們已經報復了;再怎麼說,我與他們也有親緣維繫,祭掃時我也誠心誠意,難道還要往死裡害我不成?既已為鬼,便已了脫生死,還會這樣狹隘嗎? 我將其中一張照片設置為手機的屏保,它提醒我:即使在最飄零無依的時候,至少,我還有一個家園,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摧毀的家園!而且,無論我選擇了多麼曲折多麼錯誤的人生路,都絕不會影響到歸家;於是,趁著天色尚早,我還能夠任性地停停走走…… 文章來源:厲金諸的BLOG |開滿芬陀利華的庭院 | 胡續冬的BLOG |趙玫部落格的BLOG | 王陽感悟 |博學切問,所以廣知 | 老牛的BLOG |此部落格已廢棄 | 深夜讀書,天明占星 |北京毛毛的BLOG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