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8th Ja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一般人都認為,在公司裡只要盡心盡力,取得業務實績,贏得上司的賞識和老總的歡心,加薪提升就指日可待了,而對那些一般行政人員,則沒有給予應有的尊重和禮貌,認為得到他們的協助是理所應當的,所以平日就對他們指手劃腳,急躁起來甚至會對他們頤指氣使,拍桌瞪眼,把人際關係學的那一套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。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認識誤區。 事實上,有些辦公室人員的職位雖然不高,權力也不怎麼大,跟你也沒什麼直接的工作關係,但是,他們所處的地位卻非常重要,他們的影響無處不在。他們的資歷比你高,辦公室的風浪經歷比你多,要在你身上找點毛病、失誤,實在是易如反掌。 別輕視辦公室裡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它們往往能左右你的工作效率;更不小看那些平日不起眼的所謂「小人物」,他們的潛能會讓你大吃一驚,甚至影響到你的業績和陞遷。財務、人事、秘書、老總的心腹、鄰桌的同事、總務、電腦管理、其他部門的共事夥伴——是你絕對碰不得的「紅燈族」。 財務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●● 切勿以為財務部門只是做做財務報表,開開單據。在以數字化生存的時代裡,財務部門的統計數據,決定著你的預算大小和業績優劣,財務人員已經從傳統的配角逐漸走入參與決策的權力核心,他們對各個部門業務的熟悉程度簡直會讓你大吃一驚;而對金錢的斤斤計較也使得老闆對他們言聽計從。 警告:金錢是權力的狗腿子,在你沒有足夠的權力時,最好對他們笑臉相迎。 人事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●○ 進入公司要靠他們,求得生存也靠他們,加薪提升更要靠他們,因為他們無處不在,偶爾遲到、早退也許不算什麼,但是只要他們想做,隨時隨地都可以揪你的小辮子,你的表現又會好到哪裡去? 警告:敏銳的耳目老闆最需要,記住即使在辦公室裡放鬆片刻,背後還有一雙發亮的眼睛在盯著你。 秘書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●● 除了行政和業務主管,秘書絕對是公司的一號人物。他們是老總的親信、參謀,甚至可能是情人,得罪了他們,簡直性命攸關,只要他在老總面前隨便說上幾句,你的多年努力就會毀於一旦。 警告:決定你事業成敗的關鍵人物,他們的三言兩語抵得上你的百般辛勞。 心腹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●● 他們可能是老總的舊日同窗好友,可能是童年夥伴、鄰居,甚至可能是老總的太太、情人,如果他們發起威來,經理主管們都惟恐避之不及,何況是你?況且他們想要廢了你,絕對是借刀殺人不見血,除了倉惶出逃外,你別無生路。 警告:大哥大姐無處不在,進入公司的第一件事、就是把他們認出來,保持距離,永遠用恭敬的微笑面對他們是你的最佳選擇。 同事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○○ 遠親不如近鄰,與你隔桌相望,你的一舉一動都在他們的眼裡,甚至你的電話交談他們都聽得一字不漏,如果他們變成跟你咫尺天涯的競爭對手,你就太危險了。 警告:當心身邊的定時炸彈,每天要帶上「墨鏡」,鎖好所有的文件,別露出任何把柄。 總務 危險等級:●●○○○ 表面看來,他們顯得無足輕重,不那麼顯山露水,但你卻一步都離不開他們,小到一本記事簿,大到辦公設備,難道你想讓這些瑣事敗壞一天的情緒,甚至敗壞你的工作實績嗎? 警告:總務無所不包,甚至包你的陞遷機會,所以對他們要有禮貌和耐心,申領一本簿子按規定程序辦有什麼大不了?總比背後被他們說三道四強。 電腦管理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○○ 如果換個稱呼,你就明白他們的厲害了——資訊管理人員。在信息時代裡,信息就是公司的資本和生命,他們不僅管理全公司的電腦系統,而且還掌握著公司最機密的資料,當然包括你的一切秘密。只要他們動一動手指,你的所有資料都可能不翼而飛,到那時再明白可就太晚了。 警告:公司裡的間諜和匿名狙擊手,尊重他們,並且多向他們請教,才能在信息時代裡立於不敗之地。 其它部門的共事夥伴 危險等級:●●●●○ 越想要出成績,你就越需要其他部門的通力合作。如果一個項目在每一個部門都耽擱一下,還有什麼效率可言!如果再在你背後噓上幾聲,或者把部門主管都拉進來,這裡面的是非虛實誰能搞得清? 警告:合作夥伴也可能是做「小鞋」的專業戶,你要把注意力多放點在他們身上,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,和氣相處,互助互益。

| 27th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說話的方式很重要 Mikil 外語專業大四 別以為我指的是扯開嗓門講話,我的意思是,自信一點,無論和誰說話都要保證讓對方聽得清楚、聽得舒服。即便是發脾氣、吵架,都要微笑著說話。這樣說話其實是有難度的。第一次,是我和爸爸吵架的時候。那時,我一心想去北京讀大學,可父母就是不答應。除了在上海讀大學,留在父母身邊,我別無其他選擇。 每次談到這個話題,家裡總是吵得不可開交。後來,爸爸乾脆請來我從小到大最喜歡的姐姐來開導我。記得姐姐當時很仔細地聽完我的想法,既不否定也不肯定,一直保持著好看的笑容。可當我講完,姐姐就問了幾個我之前從未考慮過的問題。簡單幾個問題,短短30分鐘的談話,她就把我原來的氣焰全給壓了下去,道理似乎就回到了爸媽那邊。 從那以後,我就要求自己向姐姐學習。無論是上課回答問題,上台演講,還是和爸爸吵架,首先都要大聲一點,保證對方聽得清楚;接著就是要有邏輯,千萬不要胡說一通,只要有發言的機會,就是一次鍛煉自己的機會;即便是生氣發火的時候,也要盡量保持語氣,微笑著讓人不寒而慄。雖然最後一條我還沒有把握得很好,但是,這種有意識的訓練,讓我在面試的過程中十分受用。面對面試官的提問,我不會很緊張。 無論是什麼問題,我不會隨便回答,總要在肚子裡理個簡單的順序,才有條理的表達;還有我的語速始終保持在最佳狀態,不浪費面試官的時間、不讓他聽得吃力,也不會讓人覺得我草率回答。我曾經在一家外企實習,當時對方主管對我的評價頗高,而最大的特點就是我的表達方式。很多女生不敢開口說話,有的甚至用嬌羞的語氣,讓同事覺得很不正式。如果一個女生落落大方,談吐舉止優雅,我覺得她已經成功了一半。 先要做個優秀學生 阿愷 社會學專業研三 別看我現在還是一個學生,可我已經有7年的工作經歷了。本來出去兼職一是因為自己的興趣,二是也可以多賺點生活費。沒想到,到最後竟能讓獵頭公司找上我!推薦我去某網站應聘,並最終得到了那份工作。 我覺得公司看中的,就是我的兼職經驗和口語水平。由於個人興趣,我對電腦軟、硬件有點研究,看到報紙上那些有關電腦方面的文章,我覺得自己也能寫!於是就從高二開始將這個想法付諸實踐。先後為《電腦商情報》、太平洋電腦網等寫過稿子,還曾擔任某電腦雜誌的兼職編輯。考上研究生後,由於專業原因,我又開始做些市場調研方面的工作。由於該公司招的是網絡廣告銷售,這些豐富的實踐經驗正好符合該職位的需要。 另外,我從小英語就很棒,進了大學後還獲得了高級口譯證書,當過同聲傳譯。去年我還被學校派往國外交流學習了半年,對我口語幫助很大。為接下來的全英文筆試和面試打下成功的基礎。 拼得就是心態! 小宇 通信專業大四 我根本沒想到這次的應聘會那麼累!我面試的是某知名電腦公司,也許公司方面認為,做這一行的技術可以慢慢培養,關鍵是一個人的心理素質。所以把整個應聘過程搞得像是一場車輪戰,腦力和體力大檢驗!從我參加筆試,到拿到Offer一共只經歷了2天! 可別以為是這個公司在偷懶,在這短短2天中,我可是經過了1場筆試和3場面試!和大多數公司不同的是,該公司筆試和面試的時間都特別長——筆試的卷子我做了3個小時,而3場面試的時間也都在1個小時以上!許多人都對這種高強度的方式感覺不適應,影響到發揮。 我剛開始很沒頭緒,不知道該公司究竟想考察什麼,每次面試都大同小異,沒有重點,考官雖然不同,可表情肯定是101號的嚴肅,弄得現場氣氛相當緊張。每個人心裡都很壓抑,而我經過2輪面試後,覺得自己發揮並不好,於是在最後一場面試時索性放開了,反而得到考官的青睞。相比而言,那些一直都戰戰兢兢的人,因為沒有調整好自己的心態,誰都看得出其內心的緊張,自然沒能拿到Offer。

| 26th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【職場案例】 A女士——50多歲的職業女性、一家小企業的老闆、一位在事業上已小有成就的成功女性。她開的企業「養」了一群人,按理來說,大家應該比較「感謝」她給了他們一個穩定的環境、一份薪金不少的工作,但是大家在背地裡卻「討厭」他們的老闆。A女士在公司經常會很不給人面子地大罵員工(當然員工也確實是做錯了事),甚至她會動手去戳員工的頭;她還很小氣,經常和員工加班後,說叫出租送員工回家,可等一輛出租會用半小時多的時間,不是因為車裡有人、不是因為沒有車,她只是為了可以和司機談價錢,把出租車的車資打個八折。只要她一走進辦公室,氣氛就變得十分緊張,她手下的「老鼠」們特別怕她這只「貓」。 【白領視線】 謝先生:當我還在學生時代時,我覺得與上司(老闆)相處和與朋友的相處方式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分別,都是你敬我一分,我同樣的對你好一分,對於上面的案例如果我還是一名在校的大學生,我肯定會很絕對地告訴你——像這種老闆還做什麼,社會是公平的,老闆可以炒員工,員工可以炒老闆,別幹了,你一個大學畢業生還怕找不到工作! 但是真正邁入工作崗位後,我才發現自己以前的想法有天真的傻氣,上司(老闆)不同於和你平起平坐的同事,他們在職位上比你高、在能力上比你強、影響力比你大。如果做錯了事,上司(老闆)肯定是要「教育」你的,可問題在於這種「教育」是否給你面子,如果上司(老闆)給你面子的教你該怎麼做,你要從心裡感謝老天賜予你一位好上司;如果上司(老闆)不給你面子,在辦公室裡大聲地訓你,那你也只能忍著,因為他們始終是你的上司。 于小姐:貓與老鼠的形成反映出上級與下級的溝通障礙,如果上級與下級能好好地坐下來談談話,上級及時發現下級的心緒變化,下級有事不因為擔心被上級駁回而直言進諫,有了一個暢通的溝通渠道,那也就不會存在貓與老鼠的情況了。不過在外資企業,不太有貓與老鼠這種關係,外企的員工不能做老鼠,要做老虎。與上司在平日的工作中,就要明確指出上司的不對。如果下屬做錯了事,上司可能會把下屬叫到一邊,輕輕的和他說以後該怎樣怎樣,只要下屬錯得不是很過分,上司一般都會比較給下屬面子。案例中的老闆可能是屬於比較固執的一個人,那平時在工作中,他的手下就需要多付出點,與老闆多溝通,不要有事敢怒不敢言,也許說出來那個老闆會有改變也不一定。 【專家點評】 人總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,永遠看不清問題的全部,每一個故事都會有屬於它的死角,就好像員工看自己的老闆,會覺得他難相處,可說不定老闆也有自己的故事呢。員工與老闆相處可以嘗試以下幾點: 1.學會換位思考:別遇到什麼事都去抱怨別人,站在別人的角度想一想。 2.降低期望值:別將期望定得太高,希望越大失望越大。 3.發揮優勢資源,認識自我:把自己的強項表現出來讓老闆知道,告訴他你也有這個能力去很好地完成任務。 4.凡事多溝通:老 板不是高不可攀的,有事情多和老闆談談,讓老闆理解你的意思。 5.幽大於默:生活、工作中多幽自己一默,別默默無聞不出聲,學會自我調整。

| 22nd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一次與同事喝酒,稍多一點,微醉。回到寢室,哼起了小曲:趙州石橋什麼人修?玉石的欄杆什麼留?什麼人騎驢橋頭上走?什麼人推車壓了一趟溝?趙州石橋魯班修,玉石欄杆聖人留,張果老騎驢橋頭上走,柴王爺推車壓了一趟溝。唱著唱著,我便熱淚盈眶,情不自禁地哭了起來。   這是父親最愛唱的一支小曲,在他鳴鞭扶犁之後,在他舉鋤揮汗之後,在他摘完滾圓的西瓜、甜脆的香瓜之後,在他揮鐮收割完地裡的莊稼之後,他常常哼起這支小曲。不知有多少次,這支曲子唱綠了田野,唱高了青紗帳,唱熟了莊稼,唱亮了小屋。   父親還喜歡講故事,講聊齋故事。那個王子服害相思,與鬼狐之女--嬰寧戀愛結婚的故事,還有地主和長工借奇門遁甲鬥法的故事,父親都能講得有聲有色。雨天他的故事把我們的心講晴了,雪天他的故事把我們的心講暖了,夏夜他把故事融進紅瓤西瓜,臘月他把故事包進餃子。   父親還喜歡「說書」,有時候讀,有時候唱。父親只是個農民,不是評書演員。他不是「說」,而是照本宣科,不像評書演員那樣加之以體態語言,他們更能吸引觀眾的眼球。他的唱,不是按譜唱腔,完全是隨意為之。他說的書,我到現在還有印象的是《西遊記》;他唱的鼓詞有《三全鎮》和《彩雲球》。《三全鎮》寫的是隋末綠林好漢羅成、史大奈劫囚車的故事,《彩雲球》寫的是明朝花姓將軍的後代悲歡離合的故事。這些書都是黃卷的線裝書。在那個文藝荒漠的時代,在那個沒有課外書的年月,父親的說唱的書蔭綠了自家的小屋,甜潤了我們的心田,也把鄉親們說唱得古色古香了。   實事求是地說,我的父母真正是我的第一位啟蒙老師。在我沒上學前,父母常給我破謎語和字謎。像鍋台一棵樹,十個人摟不住。東八張西八張,貼在牆上亮堂堂。蟲入鳳凰飛出鳥,七人頭上長菁草,小雨下在橫山上,半個朋友不見了。我到現在還能記得。他們就是用這種樸素的方法引導我親近文化,親吻文明,啟發我養成動腦的習慣。   與共和國同齡的那一代人,小學是沒有書法課的。我會寫毛筆字,是父親手把手教的。他用他那常握犁把、鋤把、鐮把的結滿趼子的手,顫抖著給我示範。有時他也坐在我的身後,用他的大手扶住我的小手,教我運筆。父親只念過兩年私塾,毛筆字並不是寫得很好,但他卻在引領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走進古老文化的殿堂,讓我練習古老文化的氣功。   1988年我應聘到中原油田高級中學,我離父親遙遠了。那時父親已經七十多歲了,我常收到父親的信,用鋼筆或圓珠筆寫成的歪歪斜斜的沒有標點的繁體字,流露著關愛、思念和牽掛。自從我調到中原油田以後,父親來過幾次,每次都住不了多少天。他說,我不能再住了,我在這惦記東北,我在東北惦記著這兒。是我讓父親心懸兩地啊!   父親的身體一直是硬朗的。80多歲了,牙齒沒一個下崗的,身板還是那麼筆直,沒有一點屈服的表現。他的腿腳還是那麼靈便,走起路來還是當年虎虎生風的樣子。只是聾得厲害。在電話裡,我說什麼他都聽不清楚,但他每次都要接聽。我想,他聽不到我的聲音了,但我要說什麼他是知道的。這也許就是對「心有靈犀一點通」的最好詮釋吧。   2007年冬天,弟弟來電話說父親的腿摔壞了。我想沒什麼大事,因為父親的器官沒什麼大的毛病,於生命沒有什麼大礙。按我的想法,他老人家至少能活到九十歲。父親很會養生,不抽煙。酒,平時是滴酒不沾的。只是來了客人或逢年過節,出於奉陪或湊熱鬧的原因才喝一點,每次不超過三小盅,一兩都不到。誰勸都不給面子。父親進城不會騎自行車,也很少坐車。他走起路來,大有「神行太保的」味道,十里路,也就是四十多分鐘吧。八十多歲了,還常到田里去幹些輕微的活兒。但由於父親年齡太大了,沒有一家醫院肯給動手術,腿打著夾板,整天躺在炕上,引發了「肺心症」,病竟然加重了。   臘月初,我回到故鄉,父親已不能獨立起床了,處於半昏迷狀態,清醒時已不能說話了。我護理他二十多天,這二十多天中,他只跟我說過兩句話,而且吐字不清,只能聽出大意。剛回來時,他說:回來了,麗芹沒回來嗎?一次我夜裡起來給他飲水,他說:睡吧。我知道,他心裡有千言萬語要跟我們述說,但病魔扼住了他的喉嚨,他每說一句話,都要做出拚命的努力。   正月初八,父親永遠地離開了我們。往事一幕幕出現在我眼前,好像就發生在昨天。   父親非常非常喜歡他的孩子,很少打罵,只是我們把他氣瘋了的時候,他才不得不懲戒一下。在小學三年級時,我與同學打架了,逃了學,太陽落山時才回到家。父母沒說什麼,只是叫我快點吃飯。我以為沒事了。沒想到剛吃完飯,屁股就挨了父親一頓大巴掌。原來老師把狀告到家裡,父親不在飯前打我的原因是怕我受到懲戒不吃飯或者挨打生氣,會作病的。   1960年,父親被派去當民工,到中朝邊境的臨江去伐木。那時當民工,不像現在的農民工這樣普遍,農民一輩子都戀著家園,把出遠門看作生離死別一樣。那時正值三年自然災害時期,母親拿出家裡僅有的幾斤大米,作了當時我們看來最好的菜,全家人吃團圓飯。因為父親馬上要進深山老林的,平時父親吃飯常常是三下五除二。但這一次卻好像得了重病一樣,很香的飯菜卻難以下嚥,母親把淚咽在肚子裡強裝微笑勸父親多吃點。我和弟弟卻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噴香的飯菜一掃而光,吃得頂了嗉。飯後,我和弟弟上學去了,父親要到前郭縣上火車遠行;卻繞道到學校再看我和弟弟一眼。我到現在還記得父親的話:注意安全,好好學習。說完父親像孩子一樣流了淚,而我卻少年不知愁滋味,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,就蹦蹦跳跳去玩了。   文革期間,我由於缺乏政治頭腦,捲入了無休止的激烈的派性鬥爭。父親多次冒著生命危險到學校去找我,而我卻竟然躲了起來。當時不知父親多麼著急和生氣啊!後來,我在文革中鑄成大錯,進了監獄,羈押了兩年半才無罪釋放。那兩年多,對立面組織五次三番地到家裡凶神惡煞地搜查,公安局的人三番五次地到家裡盤問,鄉親們議論紛紛,冷嘲熱諷。父母真是腸一日而九回,忽忽如狂。母親在生產隊幹活,有一次一個人從田里返回,她是因生了我這個不爭氣的兒子而在鄉親面前抬不起頭來。在勞動多年,走了不知多少次非常熟悉的鄉間小路上竟然迷了路。父親到獄裡去給我送生活用品,一個常姓的管教對我說:你父親很平靜。他哪裡知道,父親見不到我,不知心裡多難受。他的臉是平靜的水面,示人以沉著、冷靜的丈夫氣概;他的心卻波瀾起伏,兒女情長啊!   父親去世三年了,我再也見不到他慈祥的面容了。我常常對著他的遺像發呆,我也常常哼起父親最喜歡的小曲--《趙州石橋什麼人修》。一哼起這支小曲,我的眼淚就很不爭氣地順著我的五線譜流下來,流下來……

| 21st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 三月,溫柔的夜幔輕輕地拉開,群星吐著清幽的亮光,清麗的月兒躑躅於雲間,靜靜地倚著窗子,今日的陽光,讓我也有了安靜地等待一朵相思花兒盛開信念。   從明天起,我想溫柔纏綿的春風會親吻著整個世界吧。   時間如同指縫間的沙塵,一點點的滑落。寒冷的冬天要慢慢地遠去了,溫潤的春天也悄然降臨。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,站在這濱苑聖地,看見大海,幻想看她站在嫵媚嬌艷的桃花中間,盡情地歌唱舞蹈。在那大片桃花裡,有我在她的身旁陪伴,有她鍾愛的蝴蝶,穿梭於花葉之間;在那繁衍地花朵裡,隱隱約約,有精靈踩著花瓣,快樂地跳舞。   也真想輕輕推開,關於真愛的那扇窗,那可親的容顏,穿過月光的清澈,真切地出現在我的面前,如那天上人間情一諾,月上桃花仍嫣然。   轉身的剎那,看韻華流轉於紅塵彼岸,只為尋得彼此靈魂抵達的永恆,穿越了千年輪迴的遂道,待到華枝滿春,一展芳華。   芸芸世界,弱水三千,我只攝取那最為清澈的一瓢。十丈紅塵,纏繞在指尖的溫柔啊,癡纏成千絲萬縷的愛戀。深吸一縷春的清香,心底湧出一抹柔情,願你與我一同享有這場深情的甜蜜。   當剪剪春風把沉睡的生靈都撫醒,當暖暖陽光把花草樹木催得那麼綠那麼艷,我也牽了你一縷陽光,讓滿目柔情綻放在這明媚的三月裡。   熟悉的記憶慢慢浮上腦海,那最初的邂逅,那最初的牽手,那最初的眷戀,還有那最初的爭吵,在細白的月光中氾濫著。你說你仍然會站在深沉的黑夜裡,畫地為牢,因為走不出那深深的眷戀,感動著的春意。   三世緣,七世情,一眸庭閣,那燈火依稀之處有你的身影,也已足夠了。   回首,站在不遠處,面朝著你悄悄的久久的佇立著,讓你轉過身子,拭去曾有沉重的歎息,徐徐吐出胸腔,剎那看你一片溫情漫上心頭,抱著你看你幸福的淚光,那一刻,是那麼珍貴、幸福、純美。   再回首,彼岸相思長,坐在南國子夜的窗前,任思念紛飛。   往事一幕幕浮現眼前,懷想你纖細的手指拾起那片飄落花瓣,感受著襲來落花的殘美。   曾經,兩人陷入了極度的默思,分享著這帶著淡淡的哀愁時光,誰都不想觸及那些悲愁。   深夜時分,盈盈似水,月光瀲灩,高天飛鳥剪影如畫。霜華瀰漫也慢慢地走了。夜色蒼茫,披著一身月光,踩碎夜色蒼茫,回到了濱苑的日子,新的季節裡,我會好好珍惜……

| 18th Ja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很久就想寫寫娘,可一直都不知道從何寫起,也有些怕疼痛。因為娘的一生怎麼能用言語道盡?   娘是山東人,所以我們都管母親叫娘,沿襲了老家的風俗。娘經常會跟我講述她的經歷,帶著淚,我也會陪著流淚。   一個小女孩,胖乎乎的臉蛋,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,總是注意地觀察著生活,這就是娘小時的寫照。娘很小就失去了父親,還不知道憂傷,還不知道生活的艱辛,更不懂得離別。娘的外婆把她接去了。娘的外婆只有自己一個人,所以把一切都傾注在娘的身上。因此,娘和她的外婆過得很平靜,很快樂。   可是,娘不知道她的母親——我的外婆,卻因為承受不了生活的沉重打擊而瘋了。不知道照顧家庭,不知道照顧孩子,能爬上男人都望而生畏的大樹,追逐鳥獸……婆家當然會很嫌棄的。就是在這種情況下,娘的母親被改嫁了,族人的目的就是願這場婚姻能改變一下她的母親。也許是真的應了沖婚吧,也許是婚姻的熱鬧喚醒了娘的母親吧,那病竟然奇跡般地好了許多。娘又有了一個妹和一個弟弟。家裡便很忙碌了,娘的母親一個人很難忙過來,只好又喚娘回來幫忙。   娘捨不得離開她的外婆,也不捨這樣的安逸生活。但母親的命令怎麼能違?況且娘也心疼她的母親呀!那一年娘八歲,開始了她辛苦的一生。娘要照顧那瞎眼的後奶奶的生活起居,餵飯和水,還要倒馬桶。還要哄妹和弟。本是上學的年齡,家裡卻不讓她上,只能眼巴巴地看著別的孩子去上學,有時也會背著妹和弟到學校,隔著窗子聽老師和學生在朗讀,娘總會羨慕地流淚,也會想起自己的已逝的父親。那份痛就更痛。   生活就這樣過著,雖然累,但娘總是感覺必竟和母親在一起,能與母親分擔家事,也算是穩定了。可誰知又一個災難降臨了。娘的繼父被以資本家的罪名關進了監獄,娘的母親害怕孩子們受到迫害,只好帶著瞎眼的婆婆和三個孩子跑到了東北。陌生的東北,那時是關裡人嚮往的天堂。可誰知在這人生地不熟的東北的一個小村子,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孩子和一個瞎婆婆要怎麼才能生存?   娘的母親求村子裡人給她們一點生機。於是在馬棚裡安下了家。娘的母親像一個男人一樣,承擔起一切。白天要去地裡上工,晚上回來鍘草,全村的馬吃的草都是娘的母親一個人鍘的,那是需要鍘多久呀!娘則是做飯,照顧老人和弟妹,洗涮。可那瞎眼的奶奶卻一點不顧及娘和她母親的辛苦,一不如意就要罵,就要打。一次,那瞎奶奶又發作了,一把抓住娘,掐住了娘的脖子,娘那麼瘦小,怎麼也掙不脫那雙死手,幸好娘的母親回來了,娘的一條小命才算撿回來。以後,娘再也不敢靠近那瞎奶奶了,只是遠遠地把菜和飯送過去,怕得要死。   娘看著她的母親經歷著辛苦和痛苦,心裡也很難過,只想用自己的弱小的肩膀替她分擔。在那樣的年代,沒有吃的,沒有穿的,那是很常見的。更何況娘她們是逃難過來的,這麼遠能帶來什麼?人能逃出來已經很幸運了。所以家裡有吃的娘和她的母親總是讓著其他人,可著老的和小的。娘經常和她的母親挨餓,一次娘竟然餓昏在路上,被好心的鄰居看到了,給了些吃的,都為娘這麼小就要挨這樣的難而掉眼淚。   總算娘的繼父回來了,日子應該好些了吧。可是,繼父又是一個視錢如命的人,就連小園子裡的菜都捨不得給家裡人吃。他自己吃細糧,家裡其他人只能喝粗糧粥,吃玉米面窩窩頭。那園子裡的黃瓜都是有數的,誰敢偷吃一個?那就會招至打罵。大米都是賣了換錢的,但錢卻誰也看不到。玉米面窩頭是家裡的主食,還要定量,不是足量。娘每天要去上工,回來還要干家務,很累,卻吃不飽,常會餓昏在田地裡。就是這樣娘也能忍,只要他對娘的母親好也行。可是繼父經常地打罵娘的母親,完全不顧及他不在家時妻和孩子多麼地不容易,更沒有一點夫妻的情分。打罵是家常便飯一樣。就是這樣的人,對娘能怎麼樣那是可想而知的。娘看著這樣的繼父,心裡就會害怕又憤怒。   一次在繼父連續三次打罵娘的母親時,娘再也忍不住了,與繼父吵了起來。繼父拿起爐勾子刨向了娘的頭,娘躲閃不及,腦後便被刨出了一條深深的溝,血流了一身,那疤痕卻是永久地留下了。娘再也不能忍受了,跑出了那個在她的眼裡牢籠一樣的家。可去哪裡呢?跑向了哥哥家,可是不能長久呆下呀!於是就在那樣的境遇下,娘嫁給了全村最窮的我的父親,想以此逃出那個不再留戀的家。   父親的家真的是最窮的,窮的一無所有。但父親是一個有為的青年,娘就是看重了這點。娘喜歡有文化的人,因為娘一直都想學習,想有文化呀!起初,婚姻是很幸福的。儘管窮,但父親對娘很好,很體貼。可是我的奶奶是個有著很重的古代家長作風的婆婆,在她的眼裡看到父親對娘這樣好,她很生氣,常要在父親和娘之間製造事端。當著父親面說娘買什麼了不給她了,父親是個孝子就會回來不分青紅皂白地打罵娘。就這樣娘受了不少委屈,挨了不少打罵。可娘只是默默地忍受,因為她沒有地方可去呀!好不容易有了一個自己的家,不想就這樣放棄。   娘苦心地操持著這個家。沒有糧食吃,娘就和別人一起去河對面去偷黃豆。在那樣的年代很多人都是那樣,並不是娘的品行有問題,而是苦難的生活逼迫的。記得一次娘與十多個人去了,到很晚還不見娘回來。父親坐不住了,與其他幾個男人一起到大河岸去找。深秋的大河水已經結了冰,更不要說那河水該是多麼的冰冷。喉嚨喊啞了,也不見人影。幾個男人徘徊在河岸,卻沒有勇氣踏進河水。夜色已經來了,籠罩著一切。那河水更是黑黑的,深不可測。好久,才見一排黑色的影子在向這邊移動。到了河邊,才看清是娘他們。原來娘她們幾個人迷路了,找了好久才回來。她們背上都是超負荷的重載,壓得娘那瘦小的身體都要挨地了。這時的幾個男人才破口大罵:「你們不要命了!」那是心疼的罵,那個年代表達愛的方式都是罵。幾個女人腳踩著那浮冰過河,一不小心娘一腳踩滑,差點跌進河裡,幸好一個女伴一把拽住了她。要知道那河水可是二米多深呀!對面的男人們都嚇傻了。回過神來都只是罵聲不斷。父親罵娘:「家裡好幾口人,就你一個人怕餓呀!不要命的賤貨!」娘什麼也不說,但家裡的人卻只靠娘一個人去弄吃的呀!   還有一次夜晚,娘又出去弄糧食,父親值班。我和弟弟在家睡覺。小弟醒了,找娘,看不到,就爬出了窗子。掉在了窗外,他又爬著找,竟然爬到了一個坑邊。他的哭聲驚醒了鄰居張舅媽家,把小弟抱回了她家。而我和爺爺、叔叔還有姑姑都在睡覺。等娘回來發現弟弟不見了,嚇得娘到處找。張舅媽氣得直罵娘:「就你怕餓死呀?那麼多人不去,就你能!孩子要沒了,你後悔來得及嗎?」張舅媽知道娘的苦心,心疼娘,又氣沒人照顧孩子。娘眼睛裡滿是淚水,是感激的淚,也有害怕的淚,也有氣憤的淚,也有委屈的淚。   「屋漏偏逢連夜雨」,奶奶又去世了,父親和娘承擔起了照顧一大家子人的重任。父親要陪他的六歲和五歲的妹和弟睡覺,一邊一個,夜半會被尿泡起來。這沉重的家,更加重了娘的負擔。本來娘已經有了我和兩個弟弟。已經夠娘累的了,又加上父親的三個弟、妹。娘的日子會是什麼樣子的,可想而知。   本就窮困潦倒,更是雪上加霜了。娘的母親教育娘要好好待父親的弟妹,不能讓別人笑話。娘真的很遵從。沒有錢買布做衣,就把自己的棉衣給小姑穿,棉鞋也是要分給小叔,自己卻穿露腳後跟的鞋,凍得腳腫得很高。什麼都要以他們為先。常常是在弟弟和小叔搶碗,父親和娘就會打弟弟而不能責怪小叔。父親發的第一支金筆,我喜歡得不得了,但父親說什麼也不給我,卻給了小姑,至今我還深深地記著當時的那份忌妒和氣憤。小叔可以不去田里幹活,而我們姐弟三個都要去幹活。小姑一哭,爺爺就會責罵父親和娘,或是拿娘養的豬出氣。打得那豬沒有好聲地叫。嚇得我和弟弟們都捂著耳朵,閉著眼睛。心裡很心疼那豬,無辜地挨打,太冤了。但卻不敢說一句。娘只是默不作聲地流淚。   家裡的灶台不好燒,常往外冒煙,常把娘嗆得眼淚直流。娘就在外面搭了個帳子,壘了個灶台,這樣可以不讓煙往屋子跑,不讓我們挨嗆。下雨了,娘在那雨裡做飯,那身影我至今都記得很深刻。小弟弟哭鬧不止,只有我哄弟弟,可其他的人都在睡覺。娘說:「女兒呀,你是娘的好女兒,知道幫娘,娘再苦再累,也值!」我不懂,只是陪娘流著淚。   娘每天都是白天去上工,夜晚打草袋子。我也要搓繩子。每天晚上我睡了一覺醒來,娘還在打草袋子。那手腳並用的姿勢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記憶中。草袋子摞得高高的,娘很有成就地笑,可那草袋子賣了,娘卻一分錢也花不到,因為都供叔和姑還有我們上學用了,還是要出赤字的。娘為不能給我買條扎頭的綢子而悔恨不已,但那怎麼能是娘的錯?窮呀,那點草袋子怎麼能夠用呀?   娘養豬,來貼補家用。記得養的一頭大黑豬,是全村最大的。我們騎在它身上,到處遊走。可為了小叔上學,只得賣掉,小弟弟哭得成了淚人,是真的捨不得呀。那豬也流淚,好像也知道我們的不忍。那頭黑豬成全了小叔上重點高中的夢想。   娘的母親知道娘的苦,心疼娘。常常自己背著娘的繼父把攢下的雞蛋、糧食、錢等給娘送來。記得兩個小姨上學時每天都要先到我家,從書包裡掏出以上的好東西。我們每天都盼著小姨來,因為有好東西。我也會趁外公不在家時去外婆家,最願吃外婆的玉米麵饃。回來時,也會帶上好多好東西,從不會空手而歸。如若讓外公發現,外婆會遭到毒打的。即使這樣,也擋不住那份外婆對我們的情。正是娘的母親的支持,娘才能夠走得這麼堅強。娘告誡我們:「無論以後如何,你們姐弟都不要忘記你外婆和小姨!」我知道娘這句話的份量,是讓我們不能忘恩負意,知恩圖報。在我很小的時候這個思想已經根深蒂固了。   二個叔叔和小姑的婚姻都是父親和娘一手操辦的。房子,地,錢,都一應具備。成就了他們的小家,父親和娘付出了多少那怎麼能數得清?老嫂倍母,真的很對。娘就像他們的母親一樣把他們拉扯大,又成全了他們每一個小家。我歎服父親和娘的偉大和無私!在那樣艱苦的環境中。是呀,為了一大家子,父親都放棄了去城裡工作的機會,為幫助他們小家,父親累病了。   本以為叔叔和姑都成了家,我們也都大了,父親和娘該過上好日子了。可是父親病了,人也變了,變得暴燥了。田里的活,只能是娘一個人去幹了,一個人承受那麼繁重的事物,還有家務,那是多麼的辛苦呀!記得一次夜晚去放水,因為白天輪不到,只能是在夜晚。趟過冰冷的河水,還要過一個墳地。娘看到那墳地有火光一閃閃的,本來就害怕。但為了放水,娘只好硬著頭皮走近,心裡安慰自己說那是有人在抽煙。走近卻不見了,忽然一個人從背後怪笑一聲,把娘嚇得掉進了溝子裡。儘管那人道歉了,但娘卻得了病。   父親的病花了很多錢,但病沒有起色。父親在病痛中脾氣不好,對娘的愛表達起來更是變了調。知道娘辛苦卻不會好言好語,更多的是責罵。再怎麼堅強的女人也難以承受。但娘還是無微不至地照顧父親,但心裡卻是無比的痛苦。因為她為之付出了一生的男人卻不再體貼她了,傷了她的心。   如果說娘有什麼值得驕傲的?那就是我們姐弟是娘最欣慰的。我們健康,向上。大弟上了大學,我做了一名老師,小弟專攻電腦技術。雖然不是顯赫,但在村人的眼裡,我們是很出色的。當然在村人的眼裡,娘是最堅強的女人。娘供我們上學,就是讓我們有文化,別像她那樣。雖然娘沒上過學,但娘卻經營很有方,不亞於上過學的,這是父親對娘的讚許。所以娘以她的善良和執著贏得了村人的尊重。現在每天都有好多人到娘家,陪娘嘮家常。娘若要出門,村人都說:「早點回來,你不在家,沒意思!」娘也很喜歡在村子裡,不願到城裡住,喜歡村子裡的寧靜和樸實。   娘有一個心願:總想回老家住,找回老家的那種感受。娘在夢裡都會想家,想得哭出聲來。我知道:「葉落歸根!」娘的心結在這兒,那樸實的感情讓我心疼。   娘在淚水中回想自己的一生,回想自己走過的路,那麼艱辛,那麼苦澀,那麼多的血淚。我常陪著娘流淚。娘的眼睛不好,都是哭的;娘的一身的病都是氣的,累的。我心疼娘呀!做為娘的女兒,我應該盡到最大的孝心,但我做得太少了。娘還逢人就誇我的好,其實與娘給予我們的比,我們姐弟做的太少了。   今天娘依然以她的方式感染著我們,教育著我們。回想起從前依然會流淚,會告訴我不要忘記過去,不要忘記有恩與我們的人……回望娘走過的歷程,我心悲傷,我心痛苦,我心流淚……自己蒼白的文字無法寫出娘的一生的坎坷和苦難的境遇。

| 5th Ja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